那一次,劇本課的主題是「綁票」。 我請學員們寫下五個腦中瞬間閃過,跟綁票有關的keyword,結果...

那一次,劇本課的主題是「綁票」。

我請學員們寫下五個腦中瞬間閃過,跟綁票有關的keyword,結果出乎意料,居然有多位同學聯想到了「人肉搜索」。

對我而言,「綁票」與「人肉搜索」之間的距離,提供了最佳的想像力練習,因為它們之間的相關度僅有30%,剩下的70%就需要靠想像力把它們連結起來。

我請學員們一個一個上來聊一聊人肉搜索與綁票之間,他們各自想像出來的70%連結。

沒想到第一位學員就不以為然:「老師,我不覺得『綁票』與『人肉搜索』只有30%的相關度,我認為它們之間的相關度高達80%。所以根本不需要動用到想像力,有很多具體的例子可以撐起這兩者之間的關係。」

隨後,他以曾遭網友人肉搜索的中指蕭為例,他說他對某些橫行街頭的救護車頗有微詞,他懷疑有不少救護車假借救人之名,在大街上發了瘋地飆車。他覺得如果沒有中指蕭,遲早會出現中指林。

沒錯,那位學員姓林。

「可是……那個中指蕭確實有問題啊。」

「沒錯,還有影片為證,我可以立刻把影片找出來。」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舉例。」

「那就是你舉的例子不好。」

「我只是想發表一下我對『某些』救護車的不良觀感。」

常常是這樣的,一涉及道德問題,正反兩方立刻出現激烈的辯論。

「暫停!暫停!這是編劇課,不是政論節目。別忘了,真假、是非、對錯是最差的劇本,它lose掉了複雜的人性……」我替林姓學員緩頰。

林姓學員繼續說,我知道這是一個難題,我們沒時間去證實,因而必須推定所有的救護車都正在前往救人途中,一丁點時間都不容延誤。我們必須承擔一小撮人的惡,否則大部分的善就會被拖累。這有點像嫌犯還沒三審定讞之前,我們都必須推定他是「無罪」之人。

「所以我認為,我要強調一下,是我『個人』認為……」說話向來直來直往的林姓學員,突然謹慎了起來。

「人肉搜索是一種,一種……下流正義(大夥又吵了起來),它綁架了群眾的良與善,去執行大部分的人所認定的正義。

真正的綁票是唯一死刑,然而面對人肉搜索這樣的正義綁票,大部分的時候,我也覺得大快人心,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感受到的卻常常是無能為力。

良與善並不總是對的,但站在這兩位巨人面前,再雄辯滔滔的傢伙也會變得沉默起來。」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