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電視製作人詹仁雄近來一篇「台灣綜藝節目危在旦夕…」的文章引來網友瘋狂轉寄,文中深刻討論為何綜藝...
當年紅極一時的綜藝節目「超級星期天」,每集製作成本超過二百五十萬元,現在肯出錢的老闆在哪裡?
本報資料照片
資深電視製作人詹仁雄近來一篇「台灣綜藝節目危在旦夕…」的文章引來網友瘋狂轉寄,文中深刻討論為何綜藝節目會從當年一集三百萬預算縮水到十來萬的產業結構因素,因此不會有人費心寫短劇、做大型歌舞、找昂貴的藝人,「只要找三個通告藝人來講家務事,敲五個名嘴談外星人,也是一樣的收視率,何必做不合成本效益的努力?」

詹仁雄出道十八年,經歷過電視台全盛期,當時創意豐富、製作單位不惜投入高成本做最精緻的節目,電視人都有夢想。但近年來台灣製作環境惡劣,而大陸卻正全力崛起,他大膽預言,這樣發展下去,台灣引以為傲的電視製作,最後將淪為目前預算豐沛的對岸電視圈的傭兵。

大陸綜藝節目現在搭個景,動輒上千萬,可以花一百萬請蔡依林上節目、花三千萬請夏奇拉唱個跨年,「連福州,一集的製作費都三百萬起跳」。

台灣綜藝節目近年面臨生死存亡的最主因,是政府大量開放頻道,握有遙控器的觀眾雖然獲得更多選擇權,但從製作方來說,過去一塊三人分食的餅,如今卻有一百多人來搶分,餅並沒有變大,分得人多了,最後讓活著的人沒吃飽,分不到的只能餓死,陷入一種惡性循環。

台灣市場就這麼大,提供電視製作資源的廣告客戶多年來沒有成長,以前只有無線三台,每一台都可以分到大量的廣告費投入電視製作,詹仁雄舉例,當年以張菲、倪敏然為首的「黃金拍檔」,動輒十多位藝人上台演出,景片不斷更換,但當時國民所得是二千四百八十六美金,反觀三十年後,大家收入高了好幾倍,志氣卻短了幾十倍,「看著當年的電視節目,有一種在看好萊塢節目的感覺。」「於是民國一百年,綜藝卻退步到民國六十年,電視剛開台的時候。」

如今電視台打開有一百多個頻道,每一台分到極少的廣告費和預算,只出得起微薄的成本做節目,每個單位全力把主持人酬勞砍了再砍,布景能用就不換,工作人員愈少愈好,最好一個當五人用,更別提甚麼原創精神。

但過去張小燕的「超級星期天」,每集製作成本超過二百五十萬,光「超級任務」尋人單元的費用就數十萬台幣。如今,張菲的「綜藝大哥大」每集製作成本砍到八十萬,他個人的主持費從剛開播的每小時四十五萬,年年下殺到只剩二十萬,而遍布有線電視的談話性節目,每集製作費僅十幾萬,小成本的結果,只能隨便找幾個藝人名嘴圍坐講八卦,要拿出精緻度?根本不可能。

收視率也是問題之一,以台北都會為主的電視圈,做出來的內容大多迎合北部人口味,但畢竟台北只是台灣的一小部分,當製作單位意識到該下鄉和鄉親博感情,如民視胡瓜主持的「綜藝大集合」,這麼做雖然收視衝高,但節目版權就可能無法賣到國外,顧此失彼,台灣的綜藝圈,似乎就只能在死胡同裡掙扎求生。

有解嗎?詹仁雄認為,若廣電法能解套,開放「置入性行銷」或「冠名」贊助,或許是個機會。他舉例,日本木村拓哉主持的綜藝節目SMAPXSMAP,片頭就直接用水彩畫出贊助藥廠的商標,而且有錢廠商怎麼可能不在乎形象,「你想想,7-11出資的節目會容忍低俗嗎?台灣大哥大置入的單元,有可能小氣嗎?」他衷心呼籲政府,能夠正視這個議題。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