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1年《經濟學人》周刊五月第一周的最後,有一則名人的訃聞,根據死者的妻子說,她的丈夫是個顧家...

在2011年《經濟學人》周刊五月第一周的最後,有一則名人的訃聞,根據死者的妻子說,她的丈夫是個顧家的好男人,會帶孩子去海邊,讓孩子們在星空下夜宿露營,喜歡向日葵,吃優格的時候裡面喜歡加蜂蜜,每天早上喜歡聽BBC英國國家廣播公司的對海外廣播,了解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情,每個禮拜五還喜歡騎著一匹白馬,跟朋友一起去打獵。

沒有絕對的好人
也沒絕對的壞人

怎麼聽起來,這都是個很有趣的人。聽來可能是北歐某個受到愛戴的王室成員,或是某位量子科學家。

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死者是賓拉丹。

因為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好人不大可能一輩子從來沒做過一件壞事,壞人也不會整天戒慎思量,確保自己絕對不要粗心大意幹了好事。

當我們在媒體上知道到的賓拉丹,都被描述得像一頭殘忍的怪獸時,吃優格加蜂蜜這種事情,感覺上就很難跟這張臉連起來。但是有時候,我不免覺得這只是不同的文化下,人跟人的觀念不同——美國人過度讚美生命,而伊斯蘭教徒過度歌頌死亡。所以保守的美國基督徒,即使知道會毀了一個年輕女人美好的一生,也不願意接受任何形式的墮胎;凱達組織下長大的年輕伊斯蘭教徒,在婚禮上小夫婦甜美地討論著,再過兩三年他們就要一起變成自殺炸彈客,轟轟烈烈地一起炸成碎片。兩者都讓我毛骨悚然。

因為這個全球化的世界,比我們想像中更在地。根據西班牙IESE商學院的Pankaj Ghemawat教授,世界並不像傅立曼描述的那麼平,實際上全世界只有不到2%的大學生出國念書,全世界也只有不到3%的人住在家鄉以外的外國,全世界的白米只有7%越過國界進入國際貿易,全世界S&P排名前五百大公司的高層,只有7%是外國人,全美國的公司也只有不到1%在海外設有據點。世界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平,全球化也沒有像我們想像中如此風起雲湧,每個地方,都有在地人,做著很在地的事情,這些只屬於這個地方風土的獨特點滴,無論語言如何翻譯,恐怕都很難讓外人理解。

就算台灣,隨手拈來也有這樣的事。

前幾天,我一個當編輯的高中同學約翰,在他的臉書上PO了一本書的封面,圖說上寫著「天下第一奇書」,我好奇地看了一下簡陋的書封面,書名不禁讓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標題旁邊的照片,是個棒球帽上插假花、手上拿著寶劍、騎在自己組裝的迷你機車上的中年男子。

小朋友只要認真讀書
就可以試騎迷你機車

我當時人在海上航行,但忍不住好奇還是立刻就上了衛星連線,去搜尋跟這個奇妙的台灣人相關的新聞。結果比想像中要困難很多,不但網路書店找不到這本書,也只能勉強找到2006年一則報導。記者說,他叫做李仙堂,一家頗具規模模具製造廠的老闆,每天早上,他都要穿戴整齊才出門,包括制服、肩章、護腕、繡著「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帽子,即使出國、到攝氏零度的地方,也同樣是這身裝扮。初次見著的人多半會避得遠遠的,認定他是個瘋子!這樣的他,卻有著讓許多孩子們成績突飛猛進的魔力,因為騎著迷你機車的李仙堂無論到哪裡,都受到孩子們好奇包圍、爭相試騎機車,他就乘機告訴小朋友們要認真讀書,若成績進步,就可以預訂下次騎車時間。

李仙堂也確實常接到家長電話,告知他孩子的成績進步了,想要約騎車時間,許多原本看到他就退避三舍的家長,也漸漸接納他、成為朋友。

李仙堂自己有1女3子,3個兒子分別叫雙一、賓士和福特,原本長子要取名雙B,但因為戶政人員告知必須使用國字,所以才改雙一……

除了這則短短的報導之外,網上另外能夠找到的,就是某篇網誌,是個網友在高爾夫球場遇到這個天下第一美男子李仙堂,忍不住照了他全身上下的行頭,PO在部落格,還遺憾地說,帽子上的那盆假花(仔細看裡頭還有兩隻鳥)聽說以前還會噴水,可惜後來壞了。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無論我怎麼翻譯,都不可能讓一個西方人明白他這麼做跟鼓勵小朋友努力讀書有什麼關係;更別說把兒子取名叫雙B、賓士跟福特,那可能會有人通報兒童福利機構,堅持控告這父親虐待吧?

但是台灣人一看到這則花邊新聞,好像會心一笑也就過了,甚至還會口頭讚揚一番,像我就突然好想弄一本《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書來讀,感覺上應該會很讚。

講求生物多樣性的今天,我是一點也不反對多些好人,但世界上也總要有些壞人或怪人,大多數人都庸庸碌碌,若沒有些怪人,這個世界也很寂寞啊!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