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蔣為文教授指黃春明「可恥」事件,繼續延燒。蔣為文公開嗆聲之後,隔天上電視政論節目,衍生他的說法...

成大蔣為文教授指黃春明「可恥」事件,繼續延燒。蔣為文公開嗆聲之後,隔天上電視政論節目,衍生他的說法,指中華民國不改名就是個外來政權。這番立論毫不新鮮,據以作為他所熱愛推廣的「台語文」之立論基礎,卻未必人人贊同。就算設立了台文系的成功大學,也指蔣之言論為其「個人行為」。

同樣姓蔣,並且身為台灣人前輩的,有位蔣渭水。蔣渭水的肖像去年發行在10元硬幣上,這個「蔣渭水紀念幣」代表了他對今日台灣的貢獻,也代表了今人對他的紀念。蔣渭水的故事,倒可以讓蔣為文作為參考。

蔣渭水幾乎一生皆在日本殖民統治之下。他在創立文化協會後出版會報第一號上,寫了一篇著名的「臨床講義」,將台灣喻為一位病患,稱其原籍是「中華民國福建省台灣道」,而其遺傳則是「明顯地具有黃帝、周公、孔子、孟子等血統」。正因受日本殖民之苦,蔣渭水在讀總督府醫學校時,就跟杜聰明、翁俊明等合請一位大陸老師來學習。不只是蔣渭水,台灣民報在東京創立時,蔡惠如替創刊號寫下創刊宗旨,就說堂堂的漢民族怎能不懂自家文字。

國民黨政權來台,初期的威權統治,包括白色恐怖的歷史,的確令很多台灣民眾失望不滿。但「政治」的負面影響之外,從文化角度而言,就算蔣為文等人今日所堅持定義的「台語」,並不是沒有漢字的依託。如果只因為痛恨政權,就連文字也寧可依附羅馬拼音,難道就有「自主性」可言?蔣教授可能忘了,台語本叫河洛話,用它唸唐詩最合詩的聲韻與感情。元、清兩個起始於「非漢人」的大帝國,都消滅不了漢字,則「愛台語」非以輕蔑漢字、仇視漢字為手段嗎?

這兩日陸續有推廣「台語文」、「台語文學」者,補充蔣為文的觀點,可看出並不非要以「站在漢字的對立面」作為唯一手段。以台灣今日多元化和強調族群融和的情境來說,不必因不同立場就互罵可恥。蔣渭水的文化意念未必能感動蔣為文,但希望蔣為文不至於認為蔣渭水可恥。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