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第一核電廠災變,廠內有五十位員工留守,冒著生命危險,在現場應變。 想像他們在蒸氣、爆炸、大火、...

福島第一核電廠災變,廠內有五十位員工留守,冒著生命危險,在現場應變。

想像他們在蒸氣、爆炸、大火、輻射等種種危惡的情境下,作最後搏鬥,當然須有奮不顧身的大義大仁大勇作精神上的支撐,忘卻自我,為了大局。一名留守者傳出話來說:「我不怕死,這是我的職責。」

許多人在解釋這些留守者的精神意識。有人說是武士道精神,美聯社即稱這五十人為「現代武士」;此說所見是他們顯現的義勇、報恩、不畏死的武士風範;另有人說是神風特攻隊的「一人/一機/一艦」精神,將自己化作「櫻花機」或「回天魚雷」,而把反應爐當作敵人的母艦。然而,這些解釋,似都不如那一句話來得淺白又透澈:「我不怕死,這是我的職責。」

人性是在聖賢與禽獸之間的光譜。大家都在為這五十名留守者的聖賢表現找解釋,想從日本的文化底蘊中覓得理由;但是,倘若換了一個國家發生這種災變,難道就沒有人留守?而留守者若無武士道或神風特攻隊的思維,他們將依恃何種理念而堅定留守在可以致命的崗位上?

一位美國核能工作者就說:此事若發生在美國,一定也能找到五十位志願者留守下去。而美國沒有武士道,留守者或許是以基督精神自許;若發生在法國,則可能以騎士精神自命。總之,不論在什麼國家發生此種災變,必須要有留守者,也可能皆會有留守者,而不論這個國家有無武士道精神。

船難發生,船長最後離船。這不必任何解釋,也無需任何理論學說,而是文明對人性期許的歷史結晶。

一切皆可歸結到那一句淺白又透澈的話,在所有國家及一切文化皆適用:「這是我的職責!」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