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屆滿廿四周年,馬總統昨天出席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追思儀式,親自將受難者黃溫恭五十八年前在被槍...
馬總統出席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追思儀式,受難者黃溫恭的家屬拿到五十八年前的五封遺書,情緒激動,泣不成聲。
記者廖國隆/攝影
解嚴屆滿廿四周年,馬總統昨天出席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追思儀式,親自將受難者黃溫恭五十八年前在被槍斃前夕寫的五封遺書返還家屬。

昨天傍晚台北市下著滂沱大雨,馬總統到凱道上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為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獻上百合花,並頒發回復名譽證書,馬總統再次代表政府向家屬們表達誠摯的歉意,並將受難者黃溫恭的五封遺書親自返還他的兒子黃大一。

這五封遺書能重見天日,完全靠黃溫恭外孫女張旖容自力救濟,揭發政府非法扣留遺書情事。

張旖容的媽媽黃春蘭出世五個月,黃溫恭遭槍決。張旖容從媽媽身分證得知外公名字。二○○七年前「再見,蔣總統」展覽時,有人發現蔣介石批核「黃溫恭死刑」文件,二○○八年她向國家檔案局調資料才得知,被判刑十五年的外公,遭蔣介石改處死刑,判決書中還夾藏著五封遺書。

馬總統表示,黃溫恭醫師於一九五三年受難,在家書中交代家人將遺體交給台大醫學院,然而五十八年後家屬才看到家書,黃夫人已因老病而無法閱讀,令人相當遺憾。

解嚴廿四周年,馬總統頒發回復名譽證書並返還家書給受難者家屬。
記者廖國隆/攝影
淚眼接過家書,黃大一感嘆,「等這一天,足足等了五十八年又兩個月,我從滿頭黑髮無知的五歲,等到如今蒼蒼白髮」。

「雖然我沒有看過妳,但我一樣疼愛著妳。慚愧的很!我不能盡做爸爸的義務,妳能不能原諒這可憐的爸爸啊?」臨死前,黃溫恭寫下對女兒的不捨與歉疚。黃春蘭看著父親的遺書對女兒說:「活了五十八年,第一次感到父親關心我、愛著我。」

馬總統說,目前國家檔案局收有包括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等共計二萬多頁文件,需要相當人力與物力整理,他已指示行政院訂定計畫、編列預算,一步步施行。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