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數年前曾二度秘密派員到友邦貝里斯參加叢林戰訓練,全案最近解密。參訓官兵回憶,七周課程的唯一特色...
陸軍數年前秘密派員參加貝里斯叢林戰訓練,圖為趙人達上尉(左三)於晨間體能運動時,挑擔架行軍。
照片/陸軍司令部提供
陸軍數年前曾二度秘密派員到友邦貝里斯參加叢林戰訓練,全案最近解密。參訓官兵回憶,七周課程的唯一特色就是「不合理」,任何一項課程在國內都會被申訴「不當管教」,曾有學員渡河訓練時差點溺斃。我官兵體能在二○○八年拿到第二與四名,貝里斯軍方高層為此盛讚,我國官兵是「強壯的台灣人」。

官兵回憶,廿四小時求生訓練,只給一把番刀、一支打火機,就把人丟進原始叢林,為了存活,甚麼都得吃,小果實算是美味,白蟻蛹則是滋補聖品,晚上露宿時更神經緊張,除了吼猴的咆哮聲外,飢餓的美洲豹也會在半夜發出令人膽寒的叫聲。

陸軍數年前秘密派員參加貝里斯叢林戰訓練,圖為趙人達上尉(右二)、劉尚文士官長(右一)結訓時,與貝國最高軍事長官(右三)合影,還特別搬出國旗。
照片/陸軍司令部提供
陸軍二○○六年派出陳鴻成上尉、許庭維中士,二○○八年派出趙人達上尉及劉尚文士官長前往貝里斯參加叢林戰訓練。

陳鴻成說,貝里斯因軍事需要,非常講究叢林作戰,常邀訪各國菁英參訓;除我國外,二○○六年還有薩爾瓦多、牙買加,二○○八年則有法國、巴貝多與巴拿馬。

陳鴻成回憶,清晨四點半起床不是先吃飯,而是先猛操體能,貝國教官會在伏地挺身、仰臥起坐、深蹲等項目中挑選,一做就是上百下。在負重十八到廿六公斤的狀態下,執行三至廿一公里的武裝跑步,進行多種團體默契體能競賽後,才能吃到早飯。

趙人達說,每餐主食為幾片土司,搭配磨成泥狀的薯類植物,最後還有一碗湯;每隔幾天才有機會吃到雞或魚肉,「那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叢林訓練的特色,就是不按牌理出牌,他說,有天傍晚全隊野營準備晚餐時,教官突然下令轉移陣地,等到新營地一建立,又下令轉移陣地,弄得每個人要死不活。

劉尚文表示,十天十夜的期末測驗是艱苦的回憶。某日執行伏擊任務,傍晚全身濕透趴在路旁叢林等待,直到凌晨才接到命令開火,他的同伴已冷到失溫,每個人都靠意志力支撐,他把最後半條巧克力送給同伴度過難熬的夜晚,兩人也因此建立了革命情感。

圖/聯合報提供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