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克孝去年出版《找路—月光‧沙韻‧Klesan》一書中,處處可以感受到他與原住民的深厚情緣。 在...

在林克孝去年出版《找路—月光‧沙韻‧Klesan》一書中,處處可以感受到他與原住民的深厚情緣。

在台北總是穿西裝、打領帶,標準銀行家打扮的林克孝,假日就身著輕便服裝、捲起袖子,因為登山時攀爬的都是看不見路的山,要在荒山漫草中披荊斬棘開出一條路來。在登山找路的過程中,林克孝因為問路,與原住民結成好友。

在《找路》這本書裡描述,林克孝有次遇到原住民朋友,雙方相談甚歡,卻忘記問對方的電話,醒來後發現原住民朋友已經把電話號碼寫在大石頭上,感覺非常貼心。

上山豪飲小米酒,下山大口喝啤酒,與原住民朋友把酒言歡,吟唱他最愛的「月光小夜曲」,林克孝在山上的生活,讓他浪漫的靈魂得到充分釋放。

對泰雅族原住民朋友,林克孝總是帶著親切感以「泰雅」稱呼,甚至形容自己是四分之一的泰雅。林克孝在書中寫道,本來他想說一半,後來考量到自己體力遠遠比不上,改口謙稱只有四分之一。

林克孝與原住民朋友的交往,不帶著一般世俗的階級或優越意識,他不只會吃原住民打獵來的山豬肉,甚至還曾吃剛宰下的山豬肝。他在書中說,當時原住民朋友問他要不要,他說:「你敢我就敢!」未料對方真的拿出來血淋淋的山豬肝,林克孝只好硬著頭皮吃。

據他形容,味道與日本料理中的海膽差不多,甚至還更鮮美,忍不住問:「我可不可以再要一片?」

從大學起就寫詩的林克孝,在《找路》一書中顯露出他的文采,也看出他對原住民文化的認同。這本書寫的是70年前宜蘭南澳山區泰雅少女沙韻失足落水的傳奇,當地附近「莎韻公園」就是紀念這段故事,林克孝在書裡堅持用「沙韻」,認為這文字意象更好,還說「莎」字反映漢族文化的畫蛇添足,看出他打從骨子裡認同原住民文化。

林克孝為了幫助更多原住民朋友,在出事之前,他不只與原住民族委員會討論文化國土復育的計畫,也正在構思如何運用金融家的專長,幫助原住民改善經濟生活。

向來愛心不落人後的林克孝,還以個人名義捐款給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據他說,錢捐出去沒多久,多年前欠他一筆錢的一個朋友,突然就還款了。「實在很玄!」但林克孝不願透露金額多大。

登山成痴的林克孝,2006年甚至與妻子舉行高山婚禮。在書裡,林克孝以yen稱妻子,曾陪著他走過窮山惡水的林妻,沒有正面照片,顯示的都是側影,反映林克孝非常保護妻子的心態。不過,這次摯愛不能同行,林克孝選擇了回歸他最愛的南澳深山。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