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父親 他1歲時離異 布雷維克童年歲月無甚特出,其外交官父親彥斯.布雷維克和護士母親在他一歲時...

外交官父親 他1歲時離異

布雷維克童年歲月無甚特出,其外交官父親彥斯.布雷維克和護士母親在他一歲時離異。

彥斯已退休,和再婚妻子汪妲目前住在法國南部里摩區的卡內奈爾村。這兩來大批記者湧到這裡。

汪妲眼泛紅絲,表示:「這兩晚我們沒有闔過眼。我丈夫今早去西班牙。」 彥斯瀏覽網路時得知兒子殺人。

法國警方已在彥住處外部署。檢察官表示,部署警力是希望避免意外和干擾,屬於正常作業。布雷維克的生母現居奧斯陸西區,也有警方保護。

平靜的卡內奈爾有如平地一聲雷。全村約650人,表示不認識彥斯父子。彥斯夫婦搬進村裡不久。

挪威電視報導,汪妲自言從未見過布雷維克。

15歲以後封閉自己

布雷維克為文提過生父是外交官,曾派駐倫敦和巴黎,在他出生後再婚。他母親則再嫁,對象是軍人。

布雷維克寫說,生父和現任妻子曾要求他的監護權,被挪威法庭駁回。

「到15歲,我和父親和他妻子都關係良好,我現在和他妻子還有聯絡,但我15歲以後就沒有和父親說過話,因為他封閉自己(他對我13到16歲的塗鴉很不高興…)。」

彥斯對挪威報紙表示,他1995年和兒子失聯,是兒子主動中斷聯絡。

父母支持中間偏左工黨

布雷維克在其行動宣言中說,他的親生父母都是支持中間偏左的挪威工黨。

布雷維克由她的中產階級母親帶大,自稱從來沒有經濟問題,「要說有什麼抱怨,就是太多自由」。另外,他嫌母親是女性主義者,和她起爭執。

人生在少年時代轉向

彥斯表示兒子早年正常,對政府並無興趣,但布雷維克在其宣言裡說,他的人生之路在少年時代開始轉向,那是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期間 (1990-1991),一個穆斯林朋友看到伊拉克飛彈攻擊美軍的報導,非常高興:「那時候我完全無知,也沒有政治立場,但他對我的文化 (泛指西方文化)那樣毫不尊重,點燃了我對我的文化的興趣和熱情。」

1999年,塞爾維亞鎮壓科索伏穆斯林,北大西洋公司組織(NATO)空軍轟炸塞爾維亞,但他同情塞爾維亞。布雷維克說,一年後,他領悟和平手段阻止不了「歐洲的伊斯蘭化」。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