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橋地院輕放犯性侵重罪的運將,引起軒然大波;不僅被害人「司法不公」的哭聲和民眾痛批「恐龍法官」罵聲...

板橋地院輕放犯性侵重罪的運將,引起軒然大波;不僅被害人「司法不公」的哭聲和民眾痛批「恐龍法官」罵聲交織,連「自己人」也看不下去,批評做出裁定的法官盧軍傑「不食人間煙火」。

盧軍傑讓涉嫌性侵日籍女學生案的計程車司機謝東憲交保,主要是檢方在羈押聲請書中的理由欄中只勾選了涉犯重罪,並勾選有逃亡、串證或滅證之虞的理由,因此依據大法官決議「重罪不能做為羈押理由」,認為檢方聲請羈押理由於法不合,因此裁定五萬元交保,並限制住居。

這個重罪輕保的裁定引來輿論撻伐,民眾罵聲不斷,法官論壇中對「自己人」也毫不客氣的批評,盧軍傑的裁定過於簡略,誤解了大法官決議含意,惹來「恐龍」的罵聲。

盧軍傑過去也曾因審理性侵案,認為遭下藥性侵的被害女子無法清楚描述被害過程及未在被害人下體採得證據,因此判三名性侵犯無罪,引來爭議。

其實,運將性侵日籍女生案的後續影響可想而知,甚至可能引發成國際事件。

若法官一再淪為法匠拘泥法條,忽略了考量重罪者通常會有逃亡和滅證的高度可能,且誤解大法官決議,一再讓性侵犯被輕縱,就難以擺脫「恐龍」罵名。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