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本來就是荒謬的,生活你不一定要懂。」大陸導演姜文的作品充滿強烈的荒謬感。他說,「如果你用自己...
姜文(右)與龍應台(左),昨天以「時代/眼光」為題對談。
記者陳志曲/攝影

「世界本來就是荒謬的,生活你不一定要懂。」大陸導演姜文的作品充滿強烈的荒謬感。他說,「如果你用自己的眼睛感受生活,你會覺得很荒誕」,所幸多數觀眾跟他一樣,「看我的電影時,大家都笑了」

龍應台基金會舉辦「國際名家論壇」,姜文昨與作家龍應台對談「時代/眼光」。快人快語的姜文,初見龍應台便稱「龍大哥」,「我剛坐下來有點暈,她用『教父』黑幫的動作拍拍我,我就不暈了。」

姜文演員出身,只導過五部電影,其中「鬼子來了」遭禁、「太陽照常升起」票房慘淡,去年上映的「讓子彈飛」卻大賣七億人民幣。他的導演生涯大起大落,執導的初衷卻不曾改變,「你改變不了過去,未來也很難改變;但電影卻讓你表達了、改變了、洗乾淨了!」

「母親是個將幽默和暴力完美結合的人」,姜文自承受到母親影響至深。他說,外公是共產黨員,牽連女兒的行動、言論遭限制,逼使母親「用一種嘲諷的方式面對生活、面對我」。

「我媽跟我最大的交流是揍我」,姜文說,他最喜歡的電影是馬丁史科西斯的「憤怒的公牛」(台灣譯為「蠻牛」),因為裡面的拳擊手像極了母親,「我不知該愛她還是恨她?」

姜文以母親為原型拍「太陽照常升起」,將母子間殘酷又溫柔的關係詮釋得相當動人。母親看世界的荒謬眼光也永遠留在姜文眼裡,姜文認為嚴肅是「寫歷史的人」幹的事,「有一定的目的」;現代生活本身就有荒謬性,「嚴肅才是騙人的」。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