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年大選前,扁政府大搞「去中國化」、「去蔣化」,當年的教育部主任秘書莊國榮大出鋒頭,甚至公開...

二○○八年大選前,扁政府大搞「去中國化」、「去蔣化」,當年的教育部主任秘書莊國榮大出鋒頭,甚至公開罵蔣經國「他媽的」;現在,到了二○一二大選前,成功大學冒出了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公開舉海報抗議作家黃春明「台灣作家不用台語,卻用中國語創作,可恥!」

莊蔣二人的共同處,皆在操作「去中國化」及「去中華民國化」,且兩人皆是出身國立大學的青壯教師;不同處,則在莊國榮當時是代表扁政府執政團隊操作「去中國化」及「去中華民國化」,而蔣為文則是以在野學者身分推動,他與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同樣主張「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

這正是綠營政治生態的鮮活寫照。由於綠營在社會中的支持者是以「蔣為文們」為主力;因此,當綠營執政時,朝中自以「莊國榮們」為班底。執政不走「莊國榮們」的風格,如何向「蔣為文們」交代?若失去「蔣為文們」的支持,「莊國榮們」即失去社會憑藉。因此,今日在蔡英文與蔣為文之間,存有「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這個交集,亦是理所當然。蔡英文以此取得「蔣為文們」的支持,而「蔣為文們」則將「去中國化」與「去中華民國化」寄託於蔡英文,蔡英文就是「蔣為文們」心中的下一個「莊國榮」或「陳水扁」。

蔣為文事件不是一個學術事件,而是一個政治事件。其理論體系的核心概念即是:「中華民國是外來殖民流亡政府」。因此,蔣為文主張,「台灣語言」包括了客家語、原住民語及台語(由閩南語易稱),卻不可包括「中國語」;因為,「中國語」是「殖民者的語言」,應與日語、英語等外國語歸為一類,不可列為「台灣語言」。

在此一邏輯下,如今的全體台灣人民非但皆在「中華民國外來殖民流亡政府」的統治之下,而且是以「外國語」(中國語)為「國語」。蔣為文的主張是:必須廢除「中華民國」的國號(他說,留住這個國號,就是外來殖民流亡政府),然後再廢止「中國語」,用「教育」改行「台語文」。

蔣為文的語文主張,只是他政治主張的工具。其實,「台語」本有一個「漢文」的基底,如今蔣為文等將「你和我」,改寫成「你kap我」,只能說是方言「文字化」的試驗,並未脫離「中國語文」的本體。何況,連「台獨黨綱」都是用「中國文字」寫的,難道亦是「可恥」?至於其政治主張,若將「台語」的漢字基底完全拋棄,全部羅馬拼音化,正如陳水扁主張將台灣交給美國軍政府一樣,那只是台灣主體性的更徹底淪喪。

二○○八年莊國榮發飆的時代,綠營將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指為「賣台集團」、「台奸」;如今蔣為文發飆,居然又指黃春明「台灣作家不用台語文創作」,斥為「可恥」。施明德反貪反腐的主張,在綠營看來,那是對「台灣價值」的背叛;黃春明著作等身所滿溢的對鄉土的濃重關懷,在「蔣為文們」看來,其實不如「你kap我」中間的那一個拼音字。這一切的一切,皆緣於綠營核心地帶的中心信仰:中華民國是外來殖民流亡政府!

蔣為文是深綠極獨的標竿與典型,但一般綠營人物的表現未必如此滑稽;然而,在他們之間,「中華民國是外來殖民流亡政府」的中心思想卻無二致,李登輝如此,陳水扁如此,辜寬敏如此,蔡英文亦如此。

因而,蔡英文如果當選總統,一如陳水扁,將如何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去接掌這個「莊國榮們/蔣為文們」所認定的「中華民國外來殖民流亡政府」?例如,「莊國榮們/蔣為文們」既反對「九二共識」,蔡英文又豈有可能跳出這個綠營及獨派的政治共軛?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