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去國父紀念館看喬治亞國家芭蕾舞團表演的「天鵝湖」,芭蕾舞劇是一個結合視覺、聽覺在一起的美好享...

不久前去國父紀念館看喬治亞國家芭蕾舞團表演的「天鵝湖」,芭蕾舞劇是一個結合視覺、聽覺在一起的美好享受,我滿懷期待地坐在底下等開幕。想不到音樂一響,我嚇了一跳,天鵝湖優美的旋律不見了,取代的是大聲的bass震動,雖然音符都在,但是感動不見了。怎麼有如此粗糙不堪的音響設備?這不是我們國家的國父紀念館嗎?我回頭看了一下其他的觀眾,每個人的眉頭都皺起來了。

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非常有名,大家聽得很熟,所以知道它應該是什麼樣子,不像陌生的曲子,不好聽時,你還以為它本來就是這樣。那天的表演非常精彩,但是看完心中像壓個大石頭似的很難過,為什麼我們國家肯花六千萬放煙火,幾分鐘錢就燒掉了,卻不肯把錢投在改善表演環境呢?卅幾年老舊的音響設備實在辜負了一流舞者的精湛演出。

我過去一直覺得中國人是很務實的,或許是因為過去窮怕了,我們什麼都以實用為主,但是近年來,大家卻越來越虛華,專做些表面工夫,不把時間、金錢和精力去做固本的事。藝術、音樂是陶冶國民性情、提升國民素質最好的方式,但是政府卻沒有把錢花在美育上,反而把錢拿去蓋沒有飛機起降的飛機場和蚊子館。

屏東縣小琉球的四所國小沒有一位音樂老師,那裡的孩子連小提琴都沒看過,更不要說什麼叫音樂演奏會。我去小琉球演講,看到他們的情形後,心中非常難過。感謝國防部高華柱部長,在他的支持下,海軍的軍樂隊去小琉球演奏了三場,讓孩子開了眼界。以前軍隊出動不是打仗就是救災,唯有這次是敦親睦鄰去親民,讓阿兵哥自己也很感動,孩子則興奮到晚上不肯回家,圍著團員摸木管、銅管等新奇的東西,最後校長出動老師才把孩子趕回家。但是這次的感慨比跨年晚會燒錢的感慨更深,因為這還包括我們國家的門面。

芭蕾舞結束謝幕時,首席舞者妮娜‧安娜妮亞舒薇莉拿著喬治亞的國旗出來謝幕,我非常感動。她若沒有帶國旗上台,相信很多觀眾不知道喬治亞已經獨立,不再屬於蘇聯,更不知道它的國旗是什麼樣。她們出來表演不忘國家,賣力演出,帶著國旗出來謝幕,讓光榮也歸屬於國家,人民對國家有如此的向心力,這國家一定會強起來。

那天的表演讓我們對這個小國家有如此高水準的芭蕾舞團刮目相看,同樣的,她們來到錢淹腳目的台灣,難道不會因為國父紀念館的音響設備而對台灣這個國家的印象大打折扣嗎?我父親以前常說人兩腳錢四腳,人追不上錢,所以錢永遠是不夠,但是怎麼用才會使一分錢得到十分錢的效益,那就是智慧,錢要用在刀口上,用在造福全民、造福國家上。

請改善國父紀念館的音響,給人民一個藝術教育、培育美育情操的機會,給表演者一個可以發揮的場地吧!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全站熱搜

    ChuckOr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